本站推荐


欢迎联系赞助本站
 


文化遗产成大陆地方“摇钱树”

台湾《联合报》


  大陆一些名列世界遗产名录的文化古墟、自然景观,被地方政府和投资者视为”摇钱树”,实行商业炒作,导致古迹和文物的毁损及破坏。大陆舆论纷纷呼吁要保护文化遗产。
  随着大陆发展国民旅游、加大对外开放旅游,多处被联合国教科义组织定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地方,郡闪为承受过重的旅游压力,使脆弱的文化遗产资源受到破坏。台湾旅游界认为,大陆在处理文化遗产保护与发展旅游业的关系上,需要做通盘检讨,制定有强制力的法规和政策。丽江古城 从早喧嚣到深夜敦煌石窟 壁画已变色剥落
  有800年历史的云南丽江古城,自清晨七八点就被熙熙攘攘的游客包围,从小桥流水边的饮店到阡陌纵横的僻静巷道,一直持续到深夜。义化古城成了“购物城”。敦煌石窟游客太多,呼出二氧化碳和光线的影响造成壁画变色利落,20年的损坏超过过去几白年的自然侵蚀。承德的避暑山庄自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后,一年游客由原有的1(H)万人次,暴增为300万人次,山庄及周遭的寺庙几乎被商店和人潮淹没。
  有十多年带台湾团经验的领队林先生指出,大陆相关法令不全,执法不严,加上大众的文化遗产保护意识不强,是这些世界文化遗产遭到破坏的最重要因素。以德国和波兰的两处世界文化遗产为例,不但严格限制车辆进入,限制参观人数,就连行进路线也打规划。游客、导游和司机都要守法,执法很严,罚则很重,当地民众和游客的守法观念都很强。反观大陆,‘些地方制定规章,但却不能照章执行,或是“有钱就能通融”,他曾亲眼看到管理部门违法让外国人在古迹上拓印。
  “老百姓的认知不够,是文化遗产保护最大的问题”,林先生表示,意大利人过去也很散漫,但对古迹和文化遗产的维护十分重视,不仅文化管理单位,全民都切实执行相关规定。
  中华两岸旅行协会理事长许晋睿表示大陆已意识到这个问题,但尚未足够重视。
  他表示,既评为世界文化遗产,本来就希望让更多的人接触,但同时:必须做好维护及保存。位于偏远地方的文化遗产若无能力做到保护和维护,就必须“有限度的”开放。
  许晋睿认为,大陆的世界文化遗产的管理模式和配套措施若不齐备,就应检讨是否规划成大量开放的旅游景区。
  “被联合国评为世界文化遗产恨不容易,但许多大陆旅游景点不会让境外旅游团闲人数限削柜之门外”,资深旅游业者王启汉表示,大陆早就知道游人太多会破坏文化遗产,制定了一些政策,但往往是“上有政策、下有对策”。像台湾团若千里迢迢去丽江,然后被告知不能进人,必须再等两天,恐怕两岸旅行社都无法接受。他表示,大陆各地都有地方保护主义,政府希望借旅游发展经济,奖励各地大搞假日经济;另一方面又希望保护文化遗产,甚至宣称必须大力发展旅游,才有钱去保护这些遗产,这本身就是严重的矛盾。
  王启汉表示,以当前大陆的做法来看,不可能做到既要保护文化遗产,又要避免承受过重的旅游压力。
  文化遗产不等同旅游
  过度开发必适得其反
  把文化遗产等同于旅游,其实是对文化遗产的误解,世界文化遗产具有科研、教育、游览等多种功能,旅游只是其中一项,不是惟一。世界遗产更重要的价值在于让人类认识自身历史,是“以旧创新”的载休,而非纯旅游资源。
  令遗产保护专家担心的是,因旅游带来滚滚财源,已完全扭曲地方官员对遗产保护的观念和态度,这在大陆十分明显。开始时,为争取世界文化遗产不惜血本,一旦到手后便拚命推出旅游项目,稍遇到干预便将文化遗产视作“紧箍咒”,这恐怕才是未来人陆保护这些已是景点的文化遗产最难的地方。